当前位置:首页 » 免费在线 » 路医生我牙疼小说免费

路医生我牙疼小说免费

发布时间: 2024-02-09 02:06:05

Ⅰ 有那些好看的医生小说

十大必看医生小说排行榜如下:

1、《当医生开了外挂》

作者:手握寸关尺。

简介:你是一名月入2000的小(穷)医生,饱受生活的压力和摧残!

可是,某天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开了外挂……

你要做一台阑尾手术,于是开腹探查:

你触摸盲肠:【盲肠:健康!】

你触摸结肠:【结肠:健康!】

你触摸阑尾:【阑尾:这是一个炎性化脓的阑尾怪,lv15,稀有怪,建议:行阑尾切除术!】

你手起刀落,圆满切下阑尾。

【叮!击杀稀有阑尾怪,获得:阑尾切除术经验+100,人民币+100,白色缝合针一个!】

……

你是一名急诊外科医生,你一觉醒来……救人就变强!

Ⅱ 找一部不知道名字的小说, 应该不是很长的

叫《我在谋杀美女的日子里》
【备注:只帖了前半部分,后面的帖不下了,网址在下面,还有漫画版哦~~~希望分给我~~~】


那天,我在风衣里藏了把刀,因为我要杀掉一个仇人。

我非常恨她,但又打不过她,所以我只好选择谋杀。

她的个子不高,却是武校的高才生,我估计空手打不过她,所以得藏把刀。

她很漂亮,但从来都不看我一眼,所以我非常恨她,所以我要谋杀了她。

我不能在她的学校谋杀她,因为武校里的孩子们都很能打,杀过人以后我不能全身而退;

我也不能在她家里谋杀她,因为她跟我不熟,所以肯定不会为我开门;

我不能在白天谋杀她,被人家看见的话我会被公安局抓去枪毙。

所以,夜里,我顶着严寒埋伏在她回家的路上。

为了壮胆,我喝了整整一瓶的二锅头(二两装)。

但我不太能喝白酒,埋伏了一会儿我就睡着了,结果第二天醒来就感冒了。

现在,我在医院里打点滴,不过,我一定不会放弃。

医生说我还要住两天才能出院,所以我还得等两天才能继续我的计划。

“咦,护士!我风衣里那把刀呢?”

“哦,借用用?”

“干嘛?”

“削苹果喽~ ”



年轻的护士就是小护士。

她的脸蛋很白,可能是白大褂给衬出来的;

她的眼睛很大,可能是大眼镜给衬出来的。

小护士不如我的仇人漂亮,但也算美人。

但就算美人,她也不可以把我杀人用的刀子哪去削苹果呀?

于是我有点生气,我说:“你怎么能用那刀子削苹果呀?”

小护士瞪着大眼睛看我,她说:“这本来就是苹果刀嘛。”

我从有点生气变成非常生气,我说:“不是不是,反正我用它干别的事!”

小护士拿起我的刀端详起来,她说:“我怎么看不出它还能干什么,难道用来杀人吗?”

我大吃一惊,我的犯罪企图竟然被一个小护士看穿了,这下可麻烦了...

不行,我要先杀了她灭口!

于是我急忙起身想把刀子从她手中抢过来,她却一把将我按回床上:“别动呀你!点滴还没打完呢!”

我问还要多久小护士说还要一个小时。

也罢,等一个小时后再杀人灭口不迟。

唉...不但好事多磨,坏事也一样多磨...

为了消磨时间,我只好跟这个“活口”先聊会儿天:“你把刀还给我好吗?”

小护士说我怎么傻傻的还说嘻嘻。

说完嘻嘻又问:“你打算用它去杀谁呀?”然后又说嘻嘻。

我想反正一个小时以后她就要死了,告诉她也无妨。

我说:“我要杀的是我的仇人。”

小护士嘻嘻嘻嘻,说:“人家得罪你了吗?”

我说:“当然得罪了!她...她很漂亮,却不看我一眼!”

小护士改说哈哈,又说:“那也不至于杀人呀?”

我说我跟你没话说,我还说哼。



生病好象很容易犯困,我没等点滴打完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小护士已经不见了。

屋里穿白大褂的是另一个护士,脸上有皱纹,是个不小的护士。

她的皮肤不白,眼睛也不大,所以我不想杀她,况且那把刀不见了。

我猜是小护士拿去玩了。

我乐意这么猜是因为我担心她去报案。

当然,也不排除这种可能。

小护士一定正在赶往公安局的途中,这个“不小”的护士一定是派来监视我的。

我开始盘算着逃出这个医院,在小护士把我供出去之前杀了她。

我说我要喝水,不小的护士就倒水去了。

我一骨碌爬了起来,奔到窗户边,爬上窗沿...很遗憾,我忘了我的病房是七楼...

只好灰溜溜地回到床上,另寻良策。

爬窗户的时候,我只穿了一条红色三角内裤,风见了光着的身子就猛窜了过来。

回到被窝的时候,我一个劲地打喷嚏。

不小的护士怕我把感冒传染给她,赶紧把口罩戴上,后来还是不放心,就走了。

我想这是个好机会。

吸取了第一次逃跑失败的经验,我先把衣架上的衣服穿好,然后夺门而出,狂奔而去。

跑了几个弯,我还是没找到出口在哪,却意外地碰上了小护士。

她瞪着大眼睛看着我,说:“厕所在前面的那个拐角处。”

我喘着粗气:“谁谁谁上厕所,我找你呢!!!”

小护士一愣。

我说:“把我的刀还给我!”

小护士嘻嘻,然后说:“你真逗。”

我左顾右盼,见四下没人,就面露凶光。

我想...掐死这个小护士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我作势欲扑,小护士却从兜里掏出了那把刀。

犹豫了一下,只好暂时不敢轻举妄动-------她手里有武器。

小护士问:“是这个吗?”

我答:“是,是,还给我!”

她好象对我的刀产生了兴趣,因为她竟然问:“送给我好吗?” 我别无选择,很沮丧:“刀在你手里,你说什么就什么吧。”

然后,小护士把我押回了病房。

用“押回”是因为她手里紧紧握着凶器。

坐在病床上,我盯着小护士不放,我琢磨着怎么把这个活口干掉。

小护士偷瞄了我一眼,说:“看什么?讨厌!”

我就知道她讨厌我,因为我是个预备的杀人犯,而且我还要杀了她灭口。

当然,她不知道我的这个企图,也不能叫她知道。我必须出其不意地干掉她,杀人就得出其不意。

小护士看了看床头上的牌子,念着我的名字,我不示弱,看了看她胸口上的牌子,念着她的名字。

小护士哼了一声,然后冲我做了个鬼脸。

小护士作的鬼脸一点都不吓人,倒是很可爱,于是我又冲动着想杀了她。

在以后的两天里,我们一直朝夕相对。

她给了我很多机会可惜我一次也没把握住,看来杀人还真是一门学问…

在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我只好向她要了个传呼机号码,她很爽快地写在一张小纸片上递给了我。 也好,来日方长,她一定会死在我的手里我想。

出院后第二天中午,我就埋伏在医院门口的大树下等她出现。

因为,一个传呼机号码是远远不够的。

我还得搞清楚她回家的路线。



我在那棵树后面躲了十分钟,没发现小护士,却被她先发现了我。

她在我后面拍拍我的肩膀,问:“干嘛呢你?”

我当时不知道是她,其实就算真不是她我也不能如实交代,那只是一种可恶的条件反射。

人家突然一问我就答了:“我要跟踪一个漂亮的戴眼镜小护士……”

说完我当然后悔了,于是转身一看,我要跟踪的人就在在我身后笑。

她的笑很好看,但一定是取笑的那种笑,因此她对我笑我一点都不领情,我还是要杀了她。

虽然我决心杀了她,但企图跟踪人家的这个小阴谋被拆穿的时候,我还是觉得非常尴尬。

因为尴尬,我的脸就红了,我脸红的时候总是说不出话来。

小护士胸前抱着个讲义夹,假装东张西望。不时瞄我一眼,然后偷笑。

笑完就说:“戴眼镜的小护士是有一个,不过不漂亮。”

我的脸像着了火,真是糟糕,世界上恐怕没有比我更怕羞的杀人犯了…

“你为什么要跟踪人家呀?”小护士显然是在审问我。

哼!我必须拿出民族精神,宁死不招!

我说我不说我就是不说。她说你说嘛你说嘛别不好意思。我说我还是不说不管你怎么问总之我就是不说。

她像不倒翁似的一俯一仰,张嘴作大笑状,然后又说:“你真逗。”

我不太明白她这话的意思,可能是绕着弯子骂我,就算不是骂我我也不能饶了她。

小护士忽然对我说:“我家就在前面一百米那个红砖楼房,要不要去喝茶。”



这真是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我正蓄意杀人灭口的这个小护士竟然问我去不去她家喝茶?

这里一定有阴谋……啊!对了,她想在茶里放老鼠药把我毒死!

她这叫先发制人,正所谓“量小非女子,无毒不老婆”!!!

想清楚了这层,我倒有点心虚了。

小护士连哄带骗:“没事,我家人中午不回来,走吧。”

废话,回来还能由得你对我这大好青年下毒手?想着想着,我还是被她带进了她家。

这是个大房子,有钱人才住这样的大房子,我必须看清楚来路,否则会困在这里找不到出口。

小护士家里果然没人,我想我应该在她毒死我之前把她干掉,但我忘记把凶器带在身上了。

我想我有足够的力气把这小丫头掐死,但不能在客厅,最合适的杀人场所应该是浴室和卧室。

这么想着,我就说:“我想去你的卧室,你去吗?”

小护士说:“咦?你想打我的坏主意呀?”

天啊!她竟然能看穿我的心思!?

我一惊之下,结结巴巴:“不不不不是,我我我我没有,你你你你胡说……”小护士歪着头走到我的跟前,脸上似笑非笑,盯着我看,看得我直擦汗,不明白她要干什么。

却听她说:“有时我真的觉得你好奇怪,你是天生就这么逗?还是因为想泡我故意装出来的?”

这话我就不明白了,骂我“逗”倒还罢了,怎么会以为我“想泡我”还“故意装出来”???

她见我发着呆不吭气,就使劲皱起眉头(虽然使劲皱,但一点不像生气的样子)。

她“生气”地说:“快说快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完蛋了,这个小护士太可怕了!

我只好老实告诉她:“你知道我有杀人动机,所以我想把你杀了灭口…”

小护士愣愣地看了我半晌,忽然“哈哈”大笑,笑得几乎站不住,一只手抓住我的左肩。

她肯定是在嘲笑我,说我不自量力….

也许她也是武校出身的,说不定比我的仇人还能打,不然她明知道我要杀她为何还笑得那么开心呢?

鉴于这点,我只好放弃了行凶的企图。

下一步该作些什么?我的头脑一片空白…



小护士笑个不停,我知道她一点不把我的威胁看在眼里。

既然如此,我也只好站着发呆,看她能把我怎么样!反正我没带凶器,她不能对我这样手无寸铁的男人动手。

小护士好不容易笑完了,拉着我的手:“好吧,我带你看我的卧室去。”

她的手软软的,不像是个会家子的,再看她这身架,轻飘飘的…看来…也许…是我多虑了……

小护士的卧室像个幼儿园小娃娃的房间,有很多毛狨狨的狗啊熊啊的,这玩意使劲砸人头上也出不了事。

小护士笑嘻嘻地说:“随便坐。”

这里只有一把椅子,已经被一头毛毛熊给占了,能坐的地方就剩那张花花绿绿的床了。

我谨慎地摸索了一下,小护士问怎么啦,我说看看有没有什么机关,小护士又笑个不停。

我想她属于那种天生爱笑的女孩子。不过,我得确认一下自己先前的那个猜想。

我问:“你…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害怕我吗?”

小护士说:“害怕你???你有什么可怕的?”

这话可真有点伤人自尊,如果属实的话,我可真是个不合格的杀人凶手。

当然,我还得把话题继续下去,我又问:“我说过我要杀你灭口呀?”

小护士勉强把笑忍住,说:“原来你到我卧室里来就为这事呀!”

我使劲点了点头,绷着脸说:“现在你怕了吗?”

小护士推了我一把,说:“得了吧你!”

然后提了个莫名其妙的建议:“走吧,我肚子饿了,请我吃饭!”

我吃惊地问:“为什么?”

小护士的回答是:“我懒得下厨,做出来你又不一定爱吃,毕竟我们才刚开始嘛。”

什么叫“刚开始”?开始什么呀?我糊涂了…

稀里糊涂的,我们就到街上,找到了家饭店,点起了菜来。

小护士的胃口好象很大,点个不停。

而我则忧心忡忡,因为我口袋里只有十六块五毛钱……



也许小护士知道我口袋里没什么钱,想把我困在这个饭店里刷碗筷…

我不能上她的当,所以我就厚着脸皮问她:“你带钱了吗?”

“干嘛!”小护士白了我一眼,“说好你请的嘛!”

我把口袋里的那些皱巴巴的纸币全堆到桌子上,可怜巴巴地说:“就剩这些了…”

小护士张着嘴看着我,喃喃道:“你…你不会吧…”

然后打开小提包掏东西,说:“男孩子出门怎么可以不带钱呢?”

她拿了两张大票塞到我手里,说:“我先借你两百块钱,反正第一次吃饭得你请我。”

我抓了抓头,这真是件尴尬的事,看来这个人情是欠定了。

也许,小护士算计到,我不会对一个欠过人情的人下毒手。这丫头可真不简单呀!

算了,反正我也饿了,先填饱肚子再做打算。

这顿饭吃了八十块钱,足够我一个星期的快餐费,我想把剩下的一百二十块钱还给她她却不要。

她说:“要还一起还,我又不是按揭房地产。”

没办法,我只好灰溜溜地跟在她后面谁让我欠了她的钱。

小护士问:“对了,你是干什么工作的?”

我如实回答:“还没找到工作,整天就街上瞎逛。”

小护士跳了起来,揽住我的手臂,欢呼似的:“太棒了,我还担心你下午没空呢!”

我问:“干嘛?”

小护士脸贴得很近,说:“我下午没班,你陪我去瞎逛好吗?嘻嘻~ ”

我想我现在的头一个有两个大,怎么杀个人杀出这般光景来了?真叫人百思不得其解…

(何况,这还不是正主。)

之后,我们就瞎逛了一个下午。

小护士尽挑大商场逛,买了很多狗熊猫咪,都让我给捧着。

末了,又非要我买个东西送给她,我买了个五毛钱的口香糖送她她又不乐意。

最后被逼着买了条叮当作响的手链,-----刚好136块,把我身上原本剩的都掏空了…



小护士好像傻傻的,应该不会对我的计划有什么影响,因此我尽可以将“灭口”这件事搁下。

由于前两天的一时疏忽让我的仇人又多活了好几天,真令人恼火。

但随后我一直找不到那把凶器,不知是不是让小护士给偷走了。

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这是件叫人头疼的事…

没办法,我不得不在成为杀人犯之前干一回抢劫勾当。

为了安全起见,我选择学龄儿童作为作案目标,他们有钱而且脆弱。

这么干除了有点不要脸,应该没什么别的难度。

这念头刚萌生,就有个背着大书包的小子从我面前跑过。

时机说来就来,我搓了搓手就扑了上去。

耳边却响起一个女人的尖叫声。

我正纳闷,背心被什么撞了一下…然后我想我就晕倒了…

醒来的时候,我又在医院里了。

身边坐着一个漂亮的女孩,仔细一看,天啊!竟然是我的仇人!!!

漂亮仇人见我醒了,就和我说话:“醒啦~ 觉得怎么样?”

我早傻了眼,吞吞吐吐:“你说…怎么样就…就怎么样,反正落到你手里…算我…”

漂亮仇人愣了一下,嘴里小声念叨着:“不会是头给撞坏了吧…”

然后,叫唤道:“小子,你的救命恩人醒了,还不快过来说谢谢。”

病房里又多了个小孩,正是我刚才企图打劫的那个。

在我那漂亮仇人的讲解下,我才知道我原来是个“舍己救人”的“英雄”…

当时,那小家伙横穿马路,一辆摩托车刹车不及,眼看就要撞上,然后我扑了上去,被撞了但没死… 劫匪没当成倒先成了“英雄”…显然这老天在跟老子作对…不然也不会凑巧那小孩就是我那漂亮仇人的弟弟。

拍过片后医生说我没事不用住院,漂亮仇人问“他都晕倒了怎么还说没事?”

那天杀的医生竟然说“大概是吓晕了吧”…真他妈没面子…

于是漂亮仇人就高兴了“既然没事,我可要先好好谢谢你了,走吧,请你吃饭!”

“又吃饭!!!”我大惊失色。“你…你请哦…”

漂亮仇人笑着看着我:“没问题,走吧。

换好了衣服,我跟着漂亮仇人走。

在病房门口,医生向我招手:“有空常来~”

在医院门口,我碰见了小护士…



小护士看见我就喜形于色,像欢呼似的喊道:“呀!你又住院来了!”好象巴不得我天天来住院似的…

我正不知怎么回答,小护士又叫起来了:“呀!她是谁呀?”

小护士问的是我的漂亮仇人,这时我才发现原来我还不知道这个仇人的名字。

我支支吾吾,小护士脸上的笑容没了,撅起了小嘴。

我把头皮屑抓得满天飞。

漂亮仇人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小护士,微笑着对小护士说:

“别误会,他是我弟弟的救命恩人,我是道谢来的。”

“哦?”

“我们正打算去吃饭,一起去吧!”

小护士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等着,我请假去!”

……

真是的,我今年难道又犯太岁了?两个最头疼的人物竟凑在一起,而我却被夹在中间………

漂亮仇人选择的餐厅比上次小护士去的那家要高档。

于是小护士偷偷对我说:“你别告诉我你身上又没带钱。”

我说“我就是没带”,我想她是向我讨债,反正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你你你…唉…”小护士又要掏提包。

我赶紧抓住她的手制止:“别忙,人家说好要请客的!”------我可不能让这笔债务升级。

小护士使劲跺脚,我抓着她的手就是不放。

小护士没辙,就转移话题:“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呀?”

我神秘兮兮地对小护士说:“她就是我要杀的人!”

“啊!!!她就是你的…”小护士“啊”了好大一声,把我吓得差点没背过气去。

“嘘~~~~ 我的天,你不能小声点…”

小护士吊着大眼睛想了想,脸上忽然又露出不高兴的表情。

她说:“你这个坏蛋!怎么每个漂亮女孩你都想杀呀?”

我辩解道:“她是我的仇人呀?!”

小护士问:“那我呢?”

“你?”我愣了一下“你什么?”

小护士说:“你昨天不是也说要杀我吗?那我算什么?”

我回答:“你是个活口…”

小护士又问:“什么叫活口?”

我又回答:“杀人灭口的灭口的过去式!”

小护士呆呆地看着我,然后哈哈大笑。笑完突然板起脸,使劲“哼”了一声。

她说:“原来她才是主角呀? ……不行不行!!!气死我了!!!”

这时,漂亮仇人忽然冒了出来,红着脸轻声问:“可以到里面边吃边谈吗?”

我环视四周,不知道什么时候围了十几个人在听我们对话,漂亮仇人和她弟弟显然也是其中之二…

末章

这顿饭吃得很不自在,两个女人都脸红红的不吭声。倒是漂亮仇人的弟弟在一边鸡鸡歪歪没完没了。

那小子一会儿取笑我“哈哈,吓晕的”,一会儿又逼问我“你和我姐姐真的有仇吗?”

末了,还提醒我:“我姐姐很厉害的,你一定打不过她。”

漂亮仇人的脸红得厉害,一个劲地冲那小子使眼色,却又不好意思吭声。

小护士忍着不笑,忍到最后忍不住了,把饭喷了我一脸…

吃完饭后,漂亮仇人抄了个手机号码给我,什么话也没说红着脸跑掉了。

我急了,我以为她还没买单,小护士拉着我不让我追,还好后来服务生说已经买过了。

离开餐馆后,小护士盯了我一整天,她似乎还是不放心怕我又琢磨着去谋杀我的漂亮仇人。

其实,我已经基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

漂亮仇人是个很害羞的女孩,所以以前才会看都不看我一眼。既然这样,我把她当成仇人也纯属误会。

至于身边这个所谓的“活口”只怕也不能成立了,唯一头疼的是…我欠了人家的钱。

在这以后,我身边就多了这样两个女孩子,时间一久我就发现自己负债累累,为了还清这笔债,我得找份工作。

于是,我去应聘当了中学老师。

【备注:只帖了前半部分,后面的帖不下了,网址在下面,还有漫画版哦~~~希望分给我~~~】

Ⅲ 一个很厉害的医生在去参加医学研讨会的路上出车祸,连同行李穿越 这是什么小说

独爱残疾夫君 作者:还是那个我 简介: 王燕:现代著名外科医生,26岁,因意外穿到历史上不存在的时空;长得美丽贤惠,实则外柔内刚;一旦认定的事,绝不更改;袁志轩:大安王朝的挂名将军,27岁,五年前为救当今皇帝受重伤下身瘫痪;他曾经脾气暴臊,但现在温和得没有脾气--因为脾气已经发光了;他曾经自信狂枉,但现在自卑自怜--因为曾经是王朝最年轻的护国大将军,现在却是一个残疾;他无欲无求--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值得要的;片段一:床上,躺着一个英俊无比的男人,旁边站着一个小巧美丽的女人,正在努力的扒他的--裤子;"姑娘,你在干什么?男女受授不清,万万不可……啊,快住手。";小巧美丽的女人充耳不闻,依然努力的做自己的事,她是医生,在她的眼里,所有的男女老少不分美丑,都是由水,蛋白质,细胞,骨骼等组成的;片段二:"姑娘,你这个样子,若是让别人看见,会说闲话的。"英俊无比的男人一脸纠结的看着正认真检查自己双腿的女人,俊脸通红,他从来没有与女子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你是不是害羞?"半响,检查结束的女人看着满脸通红的男人问着;"……";"要是你怕娶不到老婆,没关系,我嫁你。";片段三:"我要嫁给你。";"我怕你后悔,我是个残疾。";"我就喜欢残疾。";"……";片段四:"我这个样子,没法跟你洞房。";"没关系,我有办法。";"……"

Ⅳ 你说陆承泽那么好的人,怎么找苏安浅这么个女人


首页男生女生最新专题
首页 > 小说资讯 > 姜安浅陆承泽(姜安浅陆承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姜安浅陆承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姜安浅陆承泽)
姜安浅陆承泽(姜安浅陆承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姜安浅陆承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姜安浅陆承泽)
编辑:hai更新时间:2022-11-30 21:27浏览:73次

姜安浅陆承泽小说
作者姜安浅陆承泽对人物刻画还是很用心,《姜安浅陆承泽小说》这本书很好,值得期待。

作者:姜安浅陆承泽状态:连载中
类型:豪门总裁全文阅读小说详情
小编推荐《姜安浅陆承泽》,是作者的一本小说,主角为姜安浅陆承泽,该小说精彩片段:“你说陆承泽那么好的人,怎么找姜安浅这么个女人。”“可不是咋地,听说这个姜安浅在城里有个相好的,到现在都没跟陆承泽同房呢。”“真的假的?那陆队可真可怜,娶个女人还不让碰,看给她金贵的。”...

精彩章节
“你说陆承泽那么好的人,怎么找姜安浅这么个女人。”
“可不是咋地,听说这个姜安浅在城里有个相好的,到现在都没跟陆承泽同房呢。”
“真的假的?那陆队可真可怜,娶个女人还不让碰,看给她金贵的。”
“我看就是陆队人太好,这样的女人就是欠打,打几次就老实了。”
“对对对,打到的媳妇揉到的面,就该狠狠打!”
姜安浅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后听着外面几个女人肆无忌惮的议论,谁能想到,两个小时前,这个身体换了芯子?
她刚参加完一场国际性质的医学学术交流会回国,去机场的路上遇见车祸,醒来就魂穿到了这个也叫姜安浅的小媳妇身上。
她用两个小时时间,勉强接受自己穿越到了一九七七年的事实,这是一个啥也没有的年代,可能还要面临吃不饱的问题。
紧接着就要接受还是已婚的现实。
原主二十岁,是个城里姑娘,三个月前嫁给在某核工保密单位负责保卫工作的陆承泽,住在离市区有两百多公里的山里,夫妻感情冷漠。
姜安浅回忆了下原主的记忆,觉得用冷漠都不足以形容夫妻两的关系,可以说是每天都在短兵相接中度过。
陆承泽是从农村出来的,原主就瞧不上他,总觉得这人浑身都充满了土坷垃味,嫌弃就挂在脸上,每次开口更是冷嘲热讽。
不许男人上床,还不让男人跟她在一张桌上吃饭。
心情不好就大吵大闹,摔东西骂人,每次陆承泽都是默默出去,从来没跟原主正面吵过。
原主和邻里关系相处的,更是一言难尽!
因为小小家属院里住的都是陆承泽同单位的,而且很多人的妻子都是农村出身。原主自然看不上这些土包子,每次见面恨不得鼻孔朝天。
姜安浅有些头疼的想着原主平时的嚣张跋扈,陆承泽竟然一次都没发过火,也算是个忍者神龟般的好男人吧。
也不怪外面女人们这么大声的议论她。
还有一点,让姜安浅非常想不通,原主闹成这样,为什么不离婚?
姜安浅有些头大的看着房间,里外两间屋,里面一间是原主的,除了一张双人床,一个床头柜和一个三斗桌也没其他家具。
外间靠山墙位置放了个单人床,军绿色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是陆承泽住的。
旁边还有碗柜和炉子,一张小饭桌。
配着扫得发亮的泥土地,十分的简陋寒酸。
姜安浅长长叹了一口气,在这个出门要条,吃饭要票,糖油都限量供应的年代,她都不知道该怎么生存下去。
门外那群女人又开始讨论中午吃什么,姜安浅才感觉肚子咕噜噜的响,好像是原主昨晚发了一通脾气,晚饭没吃就躺下睡了,早上更是没起来。
然后再醒来就变成了她姜安浅。
姜安浅揉了揉肚子,琢磨着她进入这个身体,可能是原主作得天天不按时吃饭,加上气性太大,造成心肌缺血发生暂时性休克,利用这个空档,她就穿越来了。
做为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姜安浅是从不会虐待自己身体,既然暂时可能会寄居在这个身体里,那就照顾好这个身子,吃饱后再好好考虑接下来该怎么生活吧。
想到这里,打了个冷战,三月底的西北还是非常冷,外面冰雪消融,屋里不生火却冷得像冰窖一样。
过去摸了摸冰冷的炉子,从小在富裕家庭长大的姜安浅,也不知道这个东西该怎么点着。
想了想,还是去问问别人。
转身拉开门,斜射进来的阳光有些刺眼,忍不住闭了下眼睛,再睁开眼,就见坐在不远处晒太阳的几个女人纷纷起身,还有的抱着孩子匆匆离开。
留下的两个,也是满眼警惕的看着她。
姜安浅有些头疼,这几个虽然叫不出名字,但原主都跟人吵过架,那个穿着蓝色碎花棉袄的女人,是住在隔壁的邻居,就因为做饭时炒了干辣椒,呛到了原主,原主就一盆水泼人家窗户上,还破口大骂。
另一个抱着孩子,梳着齐耳短发,圆脸看着就老实的女人。
因为孩子中午闹瞌睡哇哇大哭,吵到原主睡午觉,原主就蛮不讲理的在院里骂人家,孩子不会养不如扔了,再哭就过去掐死……等等难听的话。
因为忌惮陆承泽职位高,这些家属也不敢跟原主对着骂,不过心里恐怕撕了她的心都有,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愤恨的议论她。
原主造孽太多,姜安浅这会儿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两个女人见姜安浅拉开门出来并没有对她们破口大骂,对视了一眼,抱着孩子拎着板凳,赶紧各回各家。
还砰的一声关上房门,好像姜安浅是什么洪水猛兽。
姜安浅站在院里,眯眼看着一排房子,每排八间,每家分两间,房前有个小小的院子,左邻右舍家里已经清扫了积雪,准备天再暖和一些就开始种菜,还有鸡笼养着鸡。
而原主家的这个小院,乱糟糟一团,还堆放着不少树枝木棍,靠窗的墙角放着一些煤块。
姜安浅深呼吸了一口,既然没人能求助,那只能靠自己了。
虽然没生过火,却看过不少野外求生节目,只要把木棍点着再放煤块进去,等煤块着起来,屋子就能暖和了。
想着挽着袖子去收拾院里的树枝和木棍,抱回屋里,找到火柴开始准备点火。
树枝和木棍都太湿,姜安浅又没有经验,见报纸都引不着,最后灵机一动,把搪瓷缸里最后一点清油都倒在树枝上。
这次倒是点着了,只是浓烟滚滚瞬间弥漫整个房间。
姜安浅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罪,呛的直咳嗽,还要抹着眼泪往炉子里扔煤块。
“头儿,你家着火了!”
陆承泽和同事回来的路上,远远就见家的方向冒着黑烟,皱着眉头拎着饭盒朝家奔去。
虽然姜安浅并不想和他真心过日子,可是为了当年的承诺,照顾她是他的责任。
更不能让她在这里出事。
一脚踹开房门,浓烟扑面而来,然后就看见姜安浅蹲在地上,像只花猫般红着眼看着他。
姜安浅被浓烟呛的眼泪汪汪,听见门响回头,就见有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因为逆着光看不清长相。
不过从原主记忆里也知道,这是原主的丈夫陆承泽。
出现的太突然,她还没想好怎么打招呼。
陆承泽已经快步进来,放下饭盒迅速过去打开门和窗户,然后过去检查炉子,黑压压的煤块早把冒着火苗的树枝压灭。
知道姜安浅不会搭理他,也不会主动跟他说话,沉默的拿起火钳开始动手重新生火。
姜安浅有些尴尬的站起来退在一旁,屋里浓烟散去,光线变得亮堂起来,能很清楚的看清眼前男人的模样。
眉眼冷清清隽,鼻梁挺直,唇口平直带着几分严肃和刚直。
皮肤是非常健康的小麦色。
一向眼光挑剔的姜安浅,感觉陆承泽无论长相和气质,都长在她的审美点上,不过现在她没心思在这个年代谈个穿越时空的恋爱,而是想着要怎么和这个男人改善一下关系。
毕竟她要在这个对她来说一无所知的年代生存下去,还需要这个男人的帮助。
愣神功夫,陆承泽重新生了火,炉膛里隐隐见着火苗,才起身看着一直站在旁边的姜安浅。
心里有些诧异,姜安浅没在他回来后摔门回屋,再看她一向漂亮白皙的脸蛋上满是烟灰,转身去门口脸盆架洗了手,又重新换了一盆水回来,还倒了暖瓶里的热水。
才扭头神色平静的看了眼姜安浅:“要不要洗洗?”
姜安浅愣了一下,有些受宠若惊的亮了眼,连连点头:“好啊,谢谢啊。”
毕竟原主都那么对他,还会给她倒洗脸水,这气度就非同一般。
姜安浅亮着眼睛,冲陆承泽灿然一笑,赶紧过去洗手洗脸。
陆承泽不动声色的打量了姜安浅几眼,竟然跟他说谢谢,还会冲他笑,真是破天荒头一次,只是不知道她心里又打着什么主意。
闷着头过去把从单位食堂打回来的饭盒放在炉边热着,又挽着袖子去拿了个白菜过来。
姜安浅洗了手抬头时,才看见脸盆架前面的墙上挂着个小圆镜子,里面映着她那张满是烟灰的脸,难怪陆承泽让她洗脸呢,确实有些狼狈。
匆匆撩水洗了脸,再看镜子里白净漂亮的脸,没想到原主竟然和她长得有几分像,不过她已经快三十,加上后来快节奏的生活,要比原主清瘦一些,皮肤也不如原主莹透有光泽。
只是原主可能经常发脾气,眉头不够舒展藏着一股戾气,让整个人变得有些乖张。
伸手抚了抚眉心,常生气发脾气可不好。
姜安浅洗了脸,看脸盆架上挂着两条毛巾,一条军绿色,一条白色,猜想白色那条应该是原主的,拿着擦了脸。
转身就见陆承泽在切白菜,军绿色绒衣袖子挽在小臂处,露出一截坚实的手臂,线条流畅充满力量。
而切菜的动作熟练迅速,白菜丝也切的非常均匀。
姜安浅心里感叹了一下,果然长得好看的人,干什么都好看。
只是介于原主和男人的关系,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聊天,背着手站了一会儿,才挪着靠过去:“那个……需要我帮忙吗?”
陆承泽动作顿了一下,抬眼看了眼姜安浅:“你昨天说的事情是不可能的。”
姜安浅懵了一下,才想起来原主昨晚和陆承泽吵架的原因,是她想回市里去工作,因为陆承泽单位每年都会给家属安排工作。
去市里工作的名额更有限,她听说今年有两个回市里的名额,一个是去市人民医院当护士,还有一个是去市红星幼儿园当老师。
这些都是根据能力和资历,还有家庭困难程度来安排。
不管从哪儿个方面算,都轮不到原主,更何况原主的心思根本就不是工作,而是想回市里见她以前的对象。
所以跟陆承泽提想要幼儿园老师的那份工作。
陆承泽很冷静的拒绝了她,然后原主就在家大吵大闹的摔东西。
姜安浅想想都有些牙疼,这都是什么事?都结婚了怎么市里还有个相好的!
见陆承泽脸色冷凝,赶紧摆手:“不是不是,我知道工作我还不够资格,就给需要的人吧,我只是单纯想帮你做饭。”
陆承泽瞥了她一眼:“不用。”
姜安浅就站在一旁看着陆承泽做饭,最后炒菜时,陆承泽看见油缸的油没了,只是皱了皱眉头,去橱柜拿出一罐猪油,挖出一块放进锅里。
葱姜蒜加了干红辣椒爆锅,香味瞬间在空气里爆开,直往鼻子里钻。
姜安浅觉得自己一定是太饿了,竟然看着一锅普通的炒白菜使劲咽口水。
午饭很简单,陆承泽从食堂打回来的一份红烧肉,肥肉多瘦肉少,颜色寡淡看着就不怎么好吃,然后就是炒白菜,主食热的粗粮馒头。
姜安浅看陆承泽热馒头,很积极的收拾桌子,摆好凳子,又去拿筷子。
陆承泽意外的看着桌上的两副碗筷,今天的姜安浅实在太反常,毕竟平时他在她面前呼吸一下,她都会觉得空气在变脏变成乡下人的恶臭味。
沉默的把馒头和菜摆好,姜安浅已经很自觉的在对面坐下,盯着桌上的粗粮馒头:“看着好香啊,你真太厉害了。”
陆承泽眉心跳了跳,猜测姜安浅的改变,恐怕是想变了策略去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
依旧一言不发的在姜安浅对面坐下,拿起馒头大口吃起来。
姜安浅也没觉得自讨没趣,就原主的作劲,对面的男人这会儿肯定满是戒备,猜她又在耍什么花招呢。
默默咬了一口馒头,看着黄灿灿的馒头,咬进嘴里却又干又硬,咽下去有些剌嗓子。
和她在饭店吃的那种松软香甜的玉米面窝窝头一点都不一样。
伸着脖子咽下去,赶紧捧起碗喝了两口水。
陆承泽看了姜安浅一眼,垂下眼皮继续吃饭。
两人各怀心思默默吃饭时,有个女人在门外喊了一声:“陆队长,你在不在家。”
声音有些着急,还带着哭腔。
陆承泽只是愣了下,迅速的放下筷子冲了出去。
姜安浅也赶紧放下碗筷跟着出去,就见刚在院里见的那个圆脸女人张一梅这会儿抱着个孩子在哭,孩子不知道是怎么了,小脸憋得黑紫。
旁边还有个穿着白衬衣的姑娘,也是一脸着急。
张一梅看见陆承泽,像是看见救星一样:“陆队,我家山子噎住了,我怎么拍都没用,肖医生说要赶紧送医院,我家大刚也不在……”
边哭着边使劲拍着怀里孩子的后背,而孩子明显已经呼吸困难。
陆承泽顾不得多想,快步过去抱过孩子:“走,我们现在赶紧去医院。”
“等一下!!”
姜安浅跑着过来,她看孩子难受的模样,就现在看情况已经非常危险了,恐怕跑不到医院就会因为窒息而死。
医生的本能让她顾不上多想,指挥着陆承泽:“孩子表情已经很痛苦,呼吸急促困难,送医院来不及的,你手按住孩子胸口下方一寸的地方,使劲挤压,快!”
张一梅并不信的姜安浅的话,毕竟这个恶毒的女人当初可是骂过她,还诅咒她儿子死了才好。
她刚才说的办

热点内容
别动我家小可爱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2024-02-26 21:42:14 浏览:379
类似逃脱的校园小说有哪些 发布:2024-02-26 21:41:10 浏览:315
现代总裁养成小说 发布:2024-02-26 20:50:15 浏览:434
小说助手会员都市风流医圣 发布:2024-02-26 20:45:12 浏览:595
透视带空间的小说排行榜 发布:2024-02-26 18:51:45 浏览:69
小米手机用懒人听书下载 发布:2024-02-26 18:40:39 浏览:306
玄幻小说宗门试炼 发布:2024-02-26 17:28:41 浏览:618
古代丰满妇女小说 发布:2024-02-26 17:06:38 浏览:663
王爷的私房美人小说免费阅读 发布:2024-02-26 15:03:59 浏览:816
找一本比较黄的修真小说排行榜 发布:2024-02-26 14:41:31 浏览: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