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阅读 » 和丝袜姐姐车震小说阅读

和丝袜姐姐车震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 2024-06-09 09:52:59

① 找一本小说,是都市小说

是《警花吾妻》

八年前,黄星十岁的时候,做了一件现在想起来都会感到羞愧又追悔莫及的糗事。
那时他在街上玩耍的时候碰到一个漂亮可爱的姐姐,衣着还是非常暴露的那一种。在八年前,白色长丝袜加超短裙已经是非常有吸引力了,那时黄星才十岁,这小家伙竟然被这漂亮的姐姐色诱,那姐姐只是问了黄星一句话:“小弟弟,想不想摸摸姐姐穿的小裤裤?”
就因为这句话,黄星就跟这漂亮的姐姐走了,一走就是八年,被人拐到了一个遥远的陌生地方,在那儿过了几年非人的生活,还差点丢了性命,差点成为受人控制的杀手。这些都不算什么,让黄星愤愤不平的是,直到今天也没有摸到那个漂亮姐姐的小裤裤,对于此事,黄星一直都耿耿于怀。
······································

说行天下 是非常不错的小说网站大全,你值得拥有。
以上回答你满意么?

② 求主人公是李雨扬与他姐姐与妈妈的小说

妈妈的丝袜,姐姐的美腿。这是rainy的丝袜系列。

③ 丝袜小说是什么意思

这个一般应该都是有恋足嗜好的人对一些书内有丝袜、美腿或者制服的涩情小说的称呼吧。举例说明的话我就没办法了。我没特别留意过…不过好像《蓝







姐》和《少


洁》应该有这些元素。

④ 蕾艳红有着乌黑的长发,纤长的睫毛和性感的红唇,尤其是她的眼睛,妩媚中透出一股女王特有的高傲和妖魅,

作茧自缚
蕾艳红有着乌黑的长发,纤长的睫毛和性感的红唇,尤其是她的眼睛,妩媚中透出一股女王特有的高傲和妖魅,能勾起男人心中最深最强烈的欲望。

蕾艳红挂掉手机,回过身准备锁门,突然一只捏着丝袜团的手从后面一把按在了蕾艳红的嘴上,要将糅成一团的丝袜往蕾艳红的嘴里塞。

“呜?!”蕾艳红的双手被拧到背后,嘴吧很快被捏开,接着,那一团丝袜就被塞进了她的嘴里,然后被人用一条红布勒住了嘴吧,将嘴巴堵死了。

蕾艳红感觉对方至少有两个人,而且是女人,因为她闻到了从她们身上发出来的香水味。

“呜! 。。。。。”蕾艳红的外套被扯了下来,露出了她“上班”时的女王装,低胸的露背蕾丝束腰,黑色的长筒丝手套,吊带长筒黑丝袜和红色的高根鞋,她的双手被拧在背后,让人用绳子捆住了手腕,然后接着,她
站立的双腿也被人用绳子一圈圈的从脚踝开始,慢慢的往上一直捆到大腿,将她的双腿紧紧的捆在了一起。

“穿的真性感呢,我们的女王陛下的胸部真是好大,来,我帮她把胸部勒的更大一些吧~”一个看上去20多岁的束发女孩,拿着绳子,将蕾艳红的酥胸根部紧紧勒了好几圈,然后来回系绳,将蕾艳红的身子捆成了标准的龟甲缚,然后在蕾艳红的腰部将绳结下方的绳子拉到了蕾艳红的双腿之间,穿到屁股后面,紧紧的勒住。

“呜哦......”蕾艳红被勒的兴奋的娇叫了一声,现在她已经被两个女孩用绳子捆了个结实,修长的黑丝美腿被上下8道绳子整齐的缚在一起,双手更是被反吊着系在颈后,动也动不得。

“好了,动不了了吧?她穿着这身衣服真是性感啊,估计要是男人捆她,早就把持不住了呢?”束发女孩坐在蕾艳红的身边抚摸着蕾艳红的美腿笑道。

“对,她的蕾丝花边真好看,我也想穿穿看呢~”另一位长发的也是20多岁的女孩说道,两个女孩都穿着黑色的紧身夜行衣,面容娇美,身材也很好,蕾艳红没见过她们,难道是入室盗窃的小偷?

“好了,人已经抓到了,该带去见买主了呢。”

“别急嘛,我想和她好好玩玩再说,这里的道具那么多,真难得......”长发的女孩握着一条鞭子笑道。

“雅倩,买主还在等我们呢。”

“月灵,急什么,耽误一会也无妨,这位女王姐姐长的好漂亮,我真的忍不住了呢~”雅倩笑着朝蕾艳红高翘的屁股上抽了一鞭。

“呜?!......”蕾艳红痛的娇叫起来。

月灵一把拽住了雅倩拿鞭子的手,将鞭子夺下来扔到了一边。

“行了,等把生意做完了,回去我让你玩个够好么?赶紧把她弄下去。”

“好吧~”雅倩有点舍不得的样子,两个人先用一块黑布蒙了蕾艳红的双眼,然后用一个麻袋将她装进去,系上袋口,看着外面没人,便合力将她抬到了楼下的车后箱中,然后盖上后箱上了锁。接着,两人钻进汽车,在夜幕中开着车飞驰而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停了下来,两人再次将蕾艳红抬出来,解开了袋子,扶着她朝前挪去,因为被蒙着眼,蕾艳红什么也看不见,只感觉到周围是暗淡的灯光。

“人我们给你带来了,交钱吧`”月灵笑道。

“两位美女果然办事麻利呢,看来今晚我可以抱得美人归了。”说话的是个30多岁的男人,手里提着一个箱子,他说着便将箱子扔到了两位美女的面前。

“呵呵,人交给你以后你想怎么玩随便你,不过钱可不能少哦?”月灵笑着接过箱子,打开一看,里面不是钞票,却是几大捆绳子和两个塞口球。

“你是什么意思?”两位女孩问道。

“呵呵,我就是想请两位美女一起共度春宵~”男人亮出了手枪。

“你?!.....”

“早听说你们俩绳艺了得,今天不知可否让我欣赏一下你们两人对捆的技术?”男人笑道。

月灵和雅倩无奈的拿起绳子,转过脸看着对方。

“开始吧,美女们,捆完了我可是要亲自验收的哦~”男人笑道。

“没办法了......我们开始捆吧......”月灵叹道,于是和雅倩同时将绳子套住了对方的脚踝,然后蹲下来互相捆着对方的双腿。

“捆紧一点,我在看着呢~”男人笑道。

月灵和雅倩在男人的监视下,的确捆的很紧,也很认真,从脚踝开始,两道两道绳子往上捆去,一会两人就将对方的双腿紧紧的捆在了一起。

“很好,接着到身子了,你们记得要把你们的美胸好好的捆出曲线来哦?”男人坏笑道。

“哼,就如你所愿吧。”月灵没好气的答道。

于是二人用捆绑蕾艳红的方法,分别将对方的身体用龟甲缚的方式缚起来,并且互相勒起了对方的胸部。

“啊!.....雅倩你勒的太紧了......”|月灵被勒的娇叫道。

“呀啊?!......才不是,月灵你才勒的太紧,我的胸部都变形了啊?......”

不一会,两人在呻吟中把对方的身子好不容易捆好了,便背对着背,开始背起双手互相捆绑,这需要很高的技术,两人显然经常玩这个,竟然在看不见的情况下,很快就将对方的上臂捆好,紧贴着后背,然后是前臂,再到手腕。

“很好,看来你们很自觉嘛,手腕要捆的很紧才行啊,对,再收紧,收紧!”男人笑道,月灵和雅倩在男人的监视下,将对方的双手手腕都死死的捆在一起,动也动不了了。

|“都捆好了,你自己来看吧。”月灵说道。

这时候,男人才走过来,先是检查了一下二人捆的紧不紧,有没有故意留下活结方便挣脱,出呼他的意料,二人捆的真的很紧,看起来想挣脱十分困难。

“很好,看来你们没有偷懒呢,作为奖励,我就帮你们把塞口球戴上好了~”男人笑道。

“等等,你究竟想把我们这么样?”月灵问道。

“呵呵,你们说呢?”男人坏笑着用手捏着月灵俏丽的脸蛋,然后用塞口球塞住了她的小嘴,将带子在脑后扎紧。

“呜!......”

接着,雅倩的小嘴也被封死了,两人背靠着背站在那,动也动不得。

“两位小姐的捆绑功夫果然高强,但是只怕解绳的功夫也是一流的吧?为了防止二位小姐逃脱,我专门准备了这个。”男人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卷胶带,扯开来将两位美女的双手握拳用胶带包裹起来,防止她们用手指解绳结。

“呜......”月灵和雅倩扭动着被紧缚着的身子,无奈的看着对方,没想到这次交易竟然被人给阴了,将自己也给赔了进去。

然后,男人将三位大美女一个个抱进了自己的车后座,看着她们双手被反缚,双腿紧紧的被捆着并拢在一起,相互挨着坐在后座上不甘心的挣扎的美态,他得意的摇上了车窗,朝自己的住所驶去

⑤ 涓嬪懆涓涓嬪崍瀛︽牎鏈夋椿鍔锛岃佹眰鍏ㄤ綋鍚屽︾┛鐧借壊鐨勮杽瑁よ溿傛垜鐨勫愬愬缓璁鎴戜笂鍗堢殑鏃跺欏湪鐧借¥琚滃栭潰濂楀弻妫夎滐紝涓

鐜板湪鏄绉嬪d簡锛屽ぉ姘斿喎锛岀┛妫夎滄槸涓轰簡闃叉㈡劅鍐掞紝濡傛灉涓嶅奖鍝嶄綘瀛︽牎娲诲姩鐨勮瘽锛岄偅灏辩┛涓婏紝涓嶈岀殑璇濆氨涓嶇┛浜嗭紝鍙嶆h韩浣撹佺揣銆

⑥ 谁有这个小说的全版

张静感觉过了很久自己才渐渐苏醒过来。她感到很累,头很晕,好像全身无力。她想喊叫,自己却听到了低沉的“呜呜”声,是完全被压制住的声音。她这才感到嘴里塞满了好像是棉布之类的东西,把她的嘴堵得严严实实。张静本能的想用手把塞在嘴里的东西掏出来,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被绑在身后。怎么回事,张静心想。她费力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平房的土炕上。大衣被脱掉,手套、手表和都已经被人摘掉,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大腿和双脚也被人用布条捆了起来。嘴里塞着布团之类的东西,软绵绵的,把口腔塞满了,压住了舌头,外面还勒着宽布条,在脑后让人给打了个结,用舌头根本顶不出去。坏了,我被人绑架了,张静心想。她挣扎着想坐起来,但是无济于事。张静只能嘴里“呜呜”闷叫着,绝望地看着窗户上的铁条。
过了一会儿,屋子的门开了,进来两个女人,看打扮和长相,象是农村女人。衣服很旧,很朴素,皮肤黝黑。两个女人一高一矮,高的那个三十多岁,身体健壮。矮的那个二十多岁。两个农妇小声嘀咕了几句,那个高个子的女人就出去了。剩下那个二十多岁的女人。
那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叫刘香草,是那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的妹妹。香草小的时候看的电影里面,那些穿靴子的都是些坏人,象日本鬼子,国民党军官等。前几年和姐姐进城打工,那些穿着皮靴的城里女人一个个都显得非常精神,很多城市女人都对穿着朴素的她和姐姐投去鄙视的目光。自己对这些穿着入时的城里女人既嫉妒,又气愤。今天自己和姐姐终于绑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城里女人。她们已经盯上她好几星期了.这是个很爱臭美的女人, 每次看到她时,这个女人都穿着漂亮衣服和皮靴,看上去漂亮又神气-----第一次时是黑色貂皮大衣,黑丝袜和黑色高跟皮靴,第二次见到她时她穿的是浅蓝色大衣和黑色低跟皮靴。第三次这个女人穿的是灰色呢子大衣,黑丝袜和棕色中跟皮靴,第四次时她穿着白色裘皮大衣,下身穿了灰色靴裤,亚麻色长袜和黄色过膝翻毛皮靴,还有的时候她穿着小风衣,搭配黑色及膝长靴。有时她穿长款皮衣搭配黑色过膝皮靴-----这让香草心里十分妒忌,同时心里也痒痒得.心里想着要把她抓到后一定要好好折磨羞辱一番. 她经常穿靴子,而且每次都是长筒的皮靴。今天她穿着米黄色长大衣,粉色高领毛衣,灰色休闲裤和黑色粗中跟皮靴。今天早晨香草和姐姐春花从城里把这个女人迷晕弄来,姐妹俩把这个女人的大衣脱掉,摘掉围巾,手套和手表,捆住手脚塞住嘴。尽管现在这个女人被捆绑堵嘴,只能用乞求的眼神看着她,嘴里“呜,呜呜”的叫着,象是求饶。但是乌黑的长发,白皙的皮肤,姣好的容貌,优美的身材,漂亮的衣着(在香草看来这身打扮就是漂亮)让香草这个农村女人非常嫉妒。尤其是张静脚上还穿着黑亮的长统皮靴,就仍然显得很神气。
香草走到炕边,伸出手摸张静腿上那双皮质很好的靴子,张静吓得把脚缩了回去。
“老实点,不然我把我姐和姐夫叫进来把你扒光吊起来。听见了吗?”张静点点头。
“把脚伸出来。”香草说道。张静把脚伸了出去。香草贪婪的摸着张静脚上黑亮的真皮长靴,心想,真好看。对张静的美貌和衣着的嫉妒使香草觉得一定要脱掉这个女人的皮靴,让她没法臭美.
香草对张静说:“靴子不错,但在炕上,你也不用穿了.我给你把皮靴子脱了晾晾脚,把炕都踩脏了,你要是敢踢我,哼。别怪我不客气!” “呜”张静虽然不愿意她脱掉自己的靴子,但是心里很害怕不敢拒绝,只好点了一下头。
香草解开捆绑张静双脚的布条。左手抬起张静的右脚,右手轻轻拉开了靴子拉链,然后双手拽着靴跟把靴子脱了下来,露出了张静那只穿着黑棉袜的脚。张静的脚比较大,有39码,丰满匀称,紧紧包在袜子里,五个脚趾顶在袜尖里,从外面看形成一道优美的曲线,香草面对着张静的脚心,只见黑色的棉袜衬托出张静脚心优美的曲线,就象一个拉长的“S”,而黑色的袜子更增加了一种神秘感。这只脚真漂亮,香草心想。接着她又慢条斯理地脱掉了张静左脚上的皮靴,把张静的双脚推到炕上。香草脱掉自己的棉鞋穿上张静的靴子在屋子里试。但是香草个子矮,腿短,脚也小,穿着张静的长统皮靴不合适。香草只好脱掉靴子上炕。
香草抬起张静的右脚从侧面看,发现张静的脚比较薄,而足弓比较高,所以从侧面看又增加了几条优美的曲线。香草把张静的裤子和毛裤的裤口向上卷了一下,没有看见袜口,又卷了一下,才看见张静白色的秋裤和黑色的袜口。袜筒比较长,与白色的秋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双袜子象一样紧紧包在张静的脚和腿上。保护着张静的双脚。张静冬天喜欢穿袜筒长的黑袜子,袜筒紧紧包在秋裤外面,象双小靴子一样保护着自己的脚。香草也注意到张静那双小棉靴一样的袜子,为了羞辱张静,她自然更要脱掉张静脚上的这最后一层保护,让她光脚呆着。
“臭美,穿那么长的袜子。”香草说着,话里带着一股嫉妒。香草挠了一下张静的脚心,张静想把脚缩回去,但是被香草抓住。她很怕,不知道香草要干什么.靴子被脱掉,她的脚少了一层保护,现在脚被抓住,她更有些慌.
“得把你的袜子脱了。”“呜呜,呜呜”张静摇着头,想求香草别脱她的袜子。
“又不听话了。得把你的袜子脱了,让你光着脚,看你怎么逃跑。”香草双手拽着张静的双脚说道。
张静不喜欢光脚,也不愿意让人看见自己的赤脚,即使在夏天,张静也要穿着长筒或者短筒丝袜,她觉得被人脱掉袜子就象被扒光衣服一样难为情。而今天这个绑架她的农村女人脱了她的靴子之后却还要脱她的袜子!但是如果自己反抗,肯定会受到折磨,再说对方也是女人,不会把自己怎么样,也只好由她去了。说着,香草就把双手的手指从袜口的两侧伸进张静右脚的袜子,勾住袜子慢慢向回拽。香草脱得很慢,她心想,你不是不想让我脱掉你的袜子吗,我偏要脱,还要慢慢脱,叫你害羞。袜子脱过了秋裤的裤脚,转过脚后跟,张静白嫩的脚踝和红润的脚后跟露了出来。当袜子脱到脚心时,香草停了一下,象是要欣赏一下自己的作品。张静脚掌的前半部分和脚趾还包在袜子里,袜子脱下来的部分堆在张静的脚掌上面,白嫩的脚掌和黑色的棉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香草用左手握住张静的脚,“呜——”香草的手凉,张静叫了出来。香草没有理睬张静的反应,继续用左手牢牢握着张静的脚,右手的拇指和食指则拽住袜尖轻轻向上提,张静的脚一点点从黑棉袜里露出来。柔软的棉袜轻轻蹭着张静的脚,使张静觉得有些氧。香草向上提着袜子,最终,张静的脚趾路了出来,袜子完全脱了下来。张静那不愿意轻易向别人展示的玉足终于呈现在香草面前.
香草拽住袜尖向上提,把张静的袜子脱了下来。“这只大白脚。”香草说道。那是一只保养得很好的脚,丰满,干净,白嫩,脚心白里透红。,没有老皮和茧子。“脚趾还挺长。”香草说着,一边捏着张静的第二个脚趾。张静瞪了香草一眼。香草又用右手托起张静的左腿的小腿肚子,左手从小腿的后面伸进袜口,把袜口翻过来,拽着袜口慢慢向回拉,一直把袜子脱过了脚踝,香草看见张静白嫩的脚一点点露出来。她把袜口向上提着继续慢慢脱张静的袜子,当袜子脱到脚尖处,张静只有五个脚趾包在袜子里时,香草把张静的脚放下,松开手,让袜子脱下来的部分耷拉在张静的脚面上,让张静更觉得屈辱。香草轻蔑地“哼”了一声,拽起袜口向上提,把袜子拽了来。“去,臭脚。”香草打了一下张静的脚心,把张静的脚推开。香草把张静的袜子拿到鼻子底下闻了一下,让香草奇怪的是,以往和姐姐弄来的女人都是农村姑娘,扒下来的棉袜或尼龙袜没有臭味已经算干净的了。而眼前的这个城里女人的袜子不仅没有臭味,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难道这个城里女人的脚不臭吗?香草以为自己的鼻子出了问题,把张静的袜子又放在自己的鼻子底下仔细闻了闻,才确定自己没有错,这个城里女人的袜子散发出棉袜特有的香气,混合着靴子里淡淡的皮革味,甚至还隐隐透出些许香水气息。原来,张静有时会在自己的脚腕和袜子上洒些气味淡雅的香水。袜子很干净,看的出来主人很爱干净,勤洗勤换袜子。香草看着躺在炕上的张静,想到这个早晨还很神气的城里女人现在已经成了自己和姐姐的俘虏,她那双神气的靴子和袜子已经被自己脱掉了,露着白嫩的双脚,自己还打了一下她的脚心。这更增强了香草作为征服者的感觉。拿着张静的袜子,香草又想出了一个羞辱张静的办法。她趴在张静身边,把袜子揉成了一团,解开围在张静嘴上的布条,掏出塞住张静嘴的布团,笑嘻嘻地对张静说:“你的袜子还挺香的,来,你自己也尝尝。”
“求求你,放了我吧。”张静扭着头说到。
“求你不要,呜,不,呜,呜呜”不等张静说完,香草就用右手捏住张静的腮帮子,用左手把袜子塞进了张静的嘴里,并使劲地往里顶了顶。“好好尝尝,啊。”香草一边笑嘻嘻的说,一边用布条紧紧地包住张静的嘴,在脑后收紧打结。
“呜,呜”自己的袜子被人脱掉塞进自己的嘴里,张静感到恶心和屈辱,但是她只能徒劳的蹬着自己那双白嫩的脚。
“老实待着。”香草把张静的双脚按住,用布条捆了起来。
香草用左手揉捏着张静右脚的第二个脚趾,一边用右手抚摩着张静右脚光滑的脚心,笑嘻嘻的说:“你的脚丫子真嫩。”香草起身出了屋。
张静虽然是个善良的人,但是她也有些看不起农村人。每到冬天,当她看见那些穿着臃肿,脸膛黑红的农村妇女时,穿着华丽考究皮草大衣的张静就有一种优越感。而把农村妇女脚上的棉鞋和自己脚上的名牌皮靴一比,张静的这种优越感就更强了。没想到今天自己落到了两个农妇的手里,被她们捆绑起来,任她们摆布,自己喜欢的靴子和自己的袜子被扒掉,自己的袜子还被塞进嘴里。她从来没有被这样羞辱过。张静的袜子虽然是早晨新换上的,还很干净,但是干燥的袜子塞在口腔里,让张静感到嘴里很干。而且今天她穿的这双棉袜袜筒比较长。这是因为张静冬天喜欢在长筒皮靴里穿袜筒长的袜子,又暖和又舒服。这样,袜子团起来,体积就比较大,把张静口腔塞得严严实实。张静想,没想到自己在穿袜子上的偏好今天竟方便了绑架自己的人。她想用舌头把嘴里的袜子顶出来嘴里,并发出“呜呜哼哼”的声音。可是香草是先把袜子塞在张静的嘴里,然后一点点塞进去的,塞得很严实,把张静的舌头压住,外面又用宽布条围上。张静用舌头的力量根本顶不出来。张静想,还是先把布条弄开。她挣扎了几下,想挣脱捆绑手脚的布条,但是香草捆得很结实,根本没法挣脱。张静累得挪到炕边“呼,呼”地喘着粗气.她感到光着的双脚冰冷,看着地上放着的自己的靴子,长长的靴筒歪倒一边耷拉到了地上. 在心想,不如先把脚从捆绑的布条里褪出来,伸到靴子里暖和暖和。张静用力地蹭着双脚,想把脚从捆绑的布条里褪出来。可是香草捆得太紧了,张静根本褪不出来。张静心里想,唉,现在自己的脚这么冷,却只能光着脚,连靴子也穿不了。
过了一会儿香草再进来时,手里端着一盆冷水。香草把盆放在地上,把张静的双脚拽出炕边,又把盆里泡着的毛巾拧了出来,用左胳膊夹住张静的双脚,用右手把水淋淋的毛巾包在张静的脚上。张静的脚冻得生疼,双脚拼命想抽回来,但是自己太柔弱,而香草虽然矮,但是力气很大,死死拽住她的脚。香草又用泡在盆里的茶缸子在盆里捞了一缸子冷水,浇在张静的脚上。这时,香草的姐姐春花走了进来,一把把香草拽开,冲香草喊到:“干什么呢?你!”,又压底声音说:“要是把她弄病了咋办?哎,她的袜子呢?”香草朝张静一努嘴。春花脱掉棉鞋上了炕爬到张静旁边,仔细看了一下张静嘴里塞着的袜子和嘴上围着的布条,对香草的堵嘴方法表示满意,说:“行,挺严实。干得比你姐还好。拿条干毛巾来。”香草这才出去,找了条干毛巾。春花接过毛巾,给张静擦脚,说:“行了,你出去吧。”春花给张静擦完脚,用一条枕巾把张静的双脚包在一起,包好又很细致地把枕巾的几个角系好,解开了围在张静嘴上的布条,拽出塞在嘴里的袜子放在一边。“噗,大姐,我的脚很冷,能让我穿上袜子吗?”春花很和气地对张静说:“你的袜子塞在嘴里,肯定已经湿了,揪出来也是湿的,这么冷的天,穿湿袜子非感冒不可。待会儿我给你找双干袜子换上。不过我还得把你的嘴堵上。”“求求你们,放了我吧。”张静趁自己的嘴还没有被塞住,向春花哀求着。“又不听话了。张嘴!”春花生气了。张静只好张开嘴。春花又把刚才的布团塞进张静的嘴里,再用布条围上,在后脑勺打结。这次张静没反抗,春花比较容易地完成了。“不许乱动。”春花说到。张静“呜,呜”点了两下头。春花便转身出了屋子。
看着春花出了屋,张静再也忍不住了,屈辱和痛苦的泪水流了出来。张静心想,这两个女人为什么要绑架自己?还要脱掉她的皮靴和袜子来羞辱自己。尽管脚擦干了,还包上了枕巾,张静还是觉得自己的双脚很冷,而且把脚包在枕巾里让张静觉得很滑稽。张静扭头看了看自己被那双春花扔在炕上的袜子,再看看自己的双脚上包着枕巾。自己被捆绑塞嘴,自己的靴子和袜子离得很近,却不能穿上。想到自己现在只能任人摆布,张静心里非常难过。很快春花就又进来了。春花手里拿着一双自己的花双尼龙袜,她解开张静脚上的枕巾,摸了一下张静的脚,说:“哟,还这么凉!”然后就开始给张静搓脚。春花的手很有力气,手心里布满老茧,搓在张静白嫩的脚上,磨疼了张静。张静“呼,呜”轻轻叫着。“疼了?”“呜”张静点了点头。“你的脚还挺嫩。”等脚搓得热了,春花把袜子放到张静面前。春花解开捆住张静双脚的布条,拿起一只袜子,双手的拇指从袜口的两侧伸进去,其余的手指配合着一点一点的把袜子收到袜尖处,然后把袜子套在张静的左脚上,使脚趾部分和前半个脚掌包在袜子里,袜口和余下来的部分在张静的脚掌处堆着。然后春花拽住袜口两侧把袜子给张静往上穿。春花把袜口拽过脚踝,包在张静的秋裤外面,然后向上拉挺了袜筒。紧接着又给张静的右脚穿上袜子。张静的大脚把袜子撑了起来,使得袜子的图案很清晰地显露出来。那是一双农村女人常穿的花尼龙袜。袜口,脚跟和袜尖是红色的,脚底部分也是红色,在脚底部分从红色的袜跟到红色的袜尖有很多平行的细小的白色条纹,袜跟上面的袜筒和脚面部分则是白色,有一些细小的红条从袜口一直通到红色袜尖,平行的红条分出的白色条格部分则有些小红点平行与红线平行排列。每只袜子两侧的脚踝部分都有一个菱形的黄色花朵图案。张静很讨厌这样的花尼龙袜,觉得很俗气。只有那些没有品味的农村人才穿那种袜子,平时买袜子时对这种袜子看都不看。可是今天自己的袜子被人脱掉塞进嘴里,这双自己讨厌的又花哨又俗气的袜子却被人穿在自己的脚上,而且这双袜子不太合脚,紧紧地把脚包住,脚趾顶在袜尖上使张静觉得不太舒服。
春花抬起张静的右脚,欣赏着自己的作品。这双以红色为底色的花尼龙袜穿在张静的大脚上,给人一种热烈,妩媚的感觉,使张静的脚显得更加性感。“行,挺好看。你看。”春花对张静说。张静摇摇头。春花不高兴了,“白给你的还嫌不好看,那给我脱下来光脚待着。”说着,春花就用右手抓住张静的右脚,左手伸向袜子的袜口。张静急忙摇头。春花说:“你们城里女人就是臭美。那黑袜子有什么好看的,哪比得了我给你的花袜子。你看,这大红颜色配上这花纹,多漂亮。”
春花指着张静袜子上的花纹图案说着“再说我的袜子也不臭。你别不识抬举。”春花说着,又捆住了张静的脚。
春花看见张静仍然在看着那双扔在一边的黑棉袜,便问张静:“还想穿自己的袜子?”张静点点头。
“那好,你得听话,不然就把你的袜子扔进灶坑烧了。”张静点着头。”我这就去给你把袜子洗了。明天晾干,你就能穿上了。”张静只能点点头,看着春花把自己的袜子拿出去。

春花也是喜欢张静的美脚,她只不过不象香草那样嫉妒得那么厉害。所以她才拿了一双自己喜欢的袜子给张静换上,好欣赏张静的美脚,而且觉得效果不错。
香草看见春花手里端着盆从屋里出来,走上前去说:“姐,这个女人能不能过一段再卖?”
“哟,舍不得了。你是不是喜欢上她的那双脚了?” 春花说。
“哼,我喜欢,你要是不喜欢,能给她洗袜子?”
春花一边洗着张静的袜子,一边说:“也好,先避一避风头,要是在路上让警察发现就麻烦了。”洗完之后,春花把袜子拿到鼻子边闻了闻,说:“嗬,还有香味。也别说,那个女人的脚还真的挺好看。你把拖鞋拿进去给她,把她的皮靴子拿出来,没有靴子,看她怎么逃跑。”
香草拿着一双塑料拖鞋进了屋,只见张静已经坐了起来,正扭动身体想挣脱捆绑的布条。香草说:“别费事了,你挣不开的。我姐绑得紧着呢。”张静又挣扎了几下,这次她把两只捆住的脚互相蹭,想把脚从布条里退出来,脚上的尼龙袜的尼龙袜互相摩擦,发出很小的“嘶嘶”声。张静嘴里“呼,呼”地轻声喘着气,但是没有用,只好停了下来。而她双脚的挣扎却刺激了香草。
香草上了炕,摸着张静脚上的花尼龙袜,看着张静的大脚紧紧包在里面,把尼龙袜撑起来,脚尖处可以看出五个脚趾顶在袜尖里的轮廓,脚踝的部分突出来,这双大脚使得袜子的图案好象就长在张静的脚上一样。香草心想,这女人的脚真是好看,穿靴子看着漂亮,脱掉靴子,穿着黑袜子的时候那真叫好看,光脚时,脚又白又嫩,穿花袜子更好看。嫉妒的香草用手掐了一下张静的脚心,张静闷叫了一声。
“老实点,再乱动就掐死你!”香草说道,然后就下了炕,拿起张静的靴子正要往外走,张静突然闷叫起来,还扭动着身子。香草又回来,问张静:“要上茅房是吗?”张静点点头。“等着”香草拿着张静的靴子出去。过了一会儿,香草把姐姐春花和姐夫卫生叫了进来。春花说:“给你解开,让你上茅房可以,可你要是再废话,就把你捆起来,让你往裤里装。”张静点了点头。三个人给张静解开捆绑的布条,拽出塞嘴的布团,穿上拖鞋。张静的手脚有些麻了。姐妹俩搀着张静走到院子里。张静这才发现自己原来被关在一个农家院里。厕所在院子里,春花叫香草回屋,自己扶着张静上厕所。进了厕所,张静发现这里居然很干净,茅坑是那种瓷的,还可以用自来水冲水。只是窗户太小,上面还有铁条,不可能从这里逃跑。张静问:“有纸吗?”春花指了指墙上挂着的一个自行车筐,里面有一些揉过的旧报纸。“谢谢”张静有气无力的说。然后春花关上门出去。
等张静从厕所里出来,三个人已经等在外面,她们拽住张静的两条胳膊,又把张静带回屋里。这次她们象刚才一样把张静捆起来,堵上嘴,再把门锁上。
春花姐妹一天都没给张静吃东西,到了晚上才给她做了碗面汤喝。临睡觉前,春花把炕铺好,姐妹两个解开捆绑张静的布条,但是这次没解开围在嘴上的布条,也不让张静自己解开,然后两个女人脱掉张静的衣裤,只让她穿着秋衣秋裤和袜子,再把张静的手重新捆好。自己晚上和丈夫一起睡,屋里只剩下妹妹香草看着这个女人。再加上张静个子比较高,春花不敢大意,所以哪怕麻烦一些,她还是要把张静捆绑起来。让香草自己也脱得只剩秋衣秋裤,把袜子也脱掉了。香草穿上拖鞋和春花和把三个人的衣裤鞋袜抱出去。再回来时,春花端了一盆热水进来,给张静洗脚。她让张静坐在炕边,给张静脱掉袜子。春花闻了一下张静的脚。“行,不臭。”说着,就很仔细地给张静洗了脚。洗完脚,春花把袜子放在土炕对面的桌子上。张静冲着那双袜子“呜呜”叫,意思是想穿上袜子。张静的脚很怕冷,担心夜里自己的双脚会冻着,就用这种方式求春花姐妹给她穿上袜子。春花就又给张静穿上自己的那双袜子,让张静躺在炕上,给张静盖上被子,把香草叫了出去,跟香草说了些要注意的事情,让她晚上要小心些。自己就回屋去了。香草进屋上了炕,关上灯,躺在张静身边,钻进被窝,头朝着张静的脚,和张静一起睡觉。
春花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卫生已经上炕躺下了,春花也上了炕,脱去衣服,对丈夫说道:“明天一早就走吗?”“恩,去县城里的劳务市场转转,看能不能弄到一个。”“啥时能回来?”“尽快吧,争取明天就回来。”“那哪来得及啊?”“我主要是不放心你们俩。”“放心吧。她肯定跑不了。”两口子便关灯睡觉了。

半夜,张静感到灯好象打开了,便睁开眼睛,发现果然灯开了,自己的双脚也被拽出了被子,香草就坐在自己的脚边。她挣扎着想坐起来。却被香草按倒了。张静只好躺下。香草把张静脚上的捆绑解开。“老实躺着!别动”香草说着。“我脚冷,把你的袜子给我。”“呜~~呜”张静摇着头。“穿我姐的袜子,你也配!给我脱下来!”香草伸手就去解张静脚上的捆绑。“呜~呜”张静闷叫着,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想把脚往回缩,无奈双手和膝盖都被紧紧捆住,行动受到很大的限制。自己的双脚很快就被香草死死地抓住。香草扑过来,趴到张静身上,卡住她的脖子,张静本来已经被塞住了嘴,脖子再被卡住,就更觉得窒息。而这时春花在她那屋说话了:“咋了?”“没事,姐,她不听话。我把她捆紧点。”“不听话就打,这样的贱货,就欠揍。”“按住她,我这就过去。”“哦,不用了,姐,她捆得结实着呢。”“行,那你小心点。”香草对张静说:“听见没有,不老实就叫我姐姐过来治你。”张静这才停止了反抗。其实停不停也都无所谓的,这种牛动和挣扎根本没有用。香草坐在了张静的右腿上,腿被压住,张静这下动不了了。香草用胳膊把张静的左脚夹住,左手抓住张静的小腿,右手的四个手指从小腿后面伸进了袜口,把袜子往下拽,这下动作很干净利索,马上袜子就被脱到脚心,香草左手按住张静的脚,右手拽住袜尖向上一提,袜子就不在张静的脚上了。接着,张静的右脚也遭到了同样的待遇。香草把张静张静的脚又重新捆绑起来。就坐在张静旁边把姐姐的袜子穿上。穿好袜子,香草拉挺了袜筒。双手还把自己的脚抚摸了一下。张静觉得自己现在真是太屈辱了。自己被这两个人贩子拘禁捆绑,身上的衣服也被这两个女人剥得只剩内衣,但不管怎么说,那个年纪大些的女人还给自己双袜子穿,可是现在,自己的这点权利也被剥夺了。张静只能看着香草穿上袜子。这时,香草非常得意。这个城里女人现在已经是披头散发,她的衣服裤子皮靴袜子都被自己和姐姐扒掉,只穿着秋衣秋裤被捆绑塞嘴,还光着脚。她觉得非常解气。都这个模样了,看你还神气不神气。
香草趴到张静身上,用手按住张静的脖子对她说:“给我记住了,要是不老实可是要找罪受。听见没有?”“呜呜呜呜”张静只好尽量点着头。香草闻到这个女人的身上有一股很清香的味道,使她有种特别的感觉。“行了,老实睡觉!”香草说着,用脚踹了踹张静被捆住的双脚,用被子把张静重新盖起来。关上灯,自己也躺下。张静本想不会再有事情,可是她感觉自己的脚趾缝里被插进了手指头。又是香草,她享受着张静那细嫩的脚趾,一边用手指头在张静光滑的脚心上来回划着。这个女人的脚真嫩呀,她心里想。张静非常害怕,心想,他们为什么要绑架我?为了钱吗?我家有钱,钱不是问题.为什么他们不让我和家里联系,也好要赎金呀,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提呢?但是对她来说,首先还是要适应这种被捆绑塞嘴的状态,这两个女人把她看得那么紧,自己只能忍受,她不想再遭到更多的折磨和羞辱。便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张静醒来时,发现自己仍然是被绑着手脚塞着嘴,香草还没有醒,仍然在轻轻打着呼噜。张静用力用双脚踹开被子。因为自己双手双膝和双脚都被捆起来了。她只能在炕上慢慢蠕动。这时,香草睡醒了,她坐起来,揉了揉眼睛,说:“你睡醒了。”香草掀开被子。“呜~~呜”张静冲着香草的脚努嘴。香草知道张静这是要穿袜子。“我给你把脚解开,你老实点。”“呜呜”张静点着头。香草解开了张静脚上的布条,把袜子给张静穿上。“老实待着!听见没有!”香草把张静按倒在炕上,盖好被子。自己则下炕,披上件衣服套上拖鞋就出去了。

看着香草出了屋子。出于好奇,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了解一下周围的情况。张静坐起来,慢慢挪到窗户旁边,背倚着墙,用双手撑着,慢慢站起来。从窗户里面往外看。只看见春花也是只穿着秋衣秋裤,披着棉袄在院子里刷牙。正在这个时候只听一声,“看什么看!”张静就吓了一哆嗦,她一回头,原来是香草喊着,爬上了炕,把张静拽倒在炕上。“我叫你看,我叫你看!”说着,香草没想到张静会反抗,被张静的大脚一蹬,一下子坐在炕上。没等香草回过神来,张静就要下炕,“姐,快来,她要跑!”香草大声喊着,从后面一把抱住张静,把张静往炕里面拖。春花刚刷完牙,还在院子里,听见妹妹叫她,立即回到屋子里。春花看见香草把张静按在身子底下,张静蹬着两只穿着花袜子的大脚。,但她马上反应过来,爬上炕脱掉拖鞋,和香草一起按住张静。三个女人只穿着秋衣秋裤在炕上扭在一起。春花姐妹俩很快就把张静按趴在炕上。“按住她!”春花对香草说到。说着春花下了炕出了屋子。香草趁机把被子拽了过来,蒙住张静的头,骑在张静的后背上。香草左手兜住蒙头的被子,右手用力掐张静的后背。张静疼得直想叫,但是自己的嘴被严严实实地塞住。声音被压制在嗓子里。头被被子蒙住,陷入黑暗的张静感到非常恐惧。她要闷死我吗?应该不会,但是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不,我要呼吸!香草压在她的身上,使她无法扭动挣扎,张静感到自己快窒息了。

⑦ 有一个小说,男友和闺蜜车震,被女主发现后,女主很平静。这部小说叫啥名

《我的出轨男友》

热点内容
氧气听书下架了很多书 发布:2024-06-24 07:41:06 浏览:123
武侠小说中女子 发布:2024-06-24 06:08:48 浏览:945
进击的巨人小说完结了吗 发布:2024-06-24 06:02:41 浏览:569
楚清网络小说 发布:2024-06-24 05:44:06 浏览:647
百合小说频道gl古代赐婚 发布:2024-06-24 05:28:32 浏览:892
校园小说必须写爱情吗 发布:2024-06-24 05:12:33 浏览:310
bl肉多腐小说推荐 发布:2024-06-24 04:32:54 浏览:276
无女主未世科幻小说 发布:2024-06-24 04:32:53 浏览:797
超级甜的校园小说男主很阳光 发布:2024-06-24 04:25:44 浏览:754
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青春小说 发布:2024-06-24 03:51:09 浏览:385